栏目导航
最近推荐
热点信息
您的位置: 主页 > 散文 >

丝路东游记 37:海丝路上的十字路口——马六甲海峡


发布日期:2022-06-21 03:55   来源:未知   阅读:

  我的书名叫做《丝路东游记》,顾名思义,骑行的主题便是丝绸之路。随着车轮一路缓缓向东,我渐渐来到了海上丝绸之路的核心区。我脚下的土地是苏门答腊岛,岛的东面是马来半岛,两个岛的中间是狭长的东南-西北走向的马六甲海峡。

  马六甲海峡因为古城马六甲而得名,海峡全长约l080公里,是连接沟通太平洋与印度洋的国际水道,也是亚洲与大洋州的十字路口。马六甲海峡通航历史远达两千多年,每年过往的船只达10万多艘,成为世界上最繁忙的海峡之一。经常有人问我:“你骑个自行车,怎么走海上丝绸之路啊?”我总是不假思索的回答:“坐船或者坐飞机呗!”其实,在古代,商船是沿着海岸线航行的,一路需要在沿线的港口城市里进行贸易和补给。在海上丝绸之路上,有中国人、阿拉伯人、波斯人、印度人……通过不同文明的不断交融,给海丝路上的城市里保留下了珍贵的多元文化遗产。骑行和航行虽然在交通方式上有很大不同,但是所经历的城市和人文都是一样的,没毛病啊!有了之前在土耳其的博斯普鲁斯海峡坐游轮的经验,游历海峡的最佳体验肯定就是坐船了。既然我目前和亚洲大陆还有一水之隔,本身就一定要搭乘交通工具登陆亚洲,为何不趁此机会搭个船,好好逛逛 马六甲海峡呢。棉兰位于海峡的西北端,如果我把目的地设在海峡的东南端,就可以穿越整个马六甲海峡,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坐船来去新加坡!

  在印尼这个到处不讲英语的国家,作为一名外国人,实在是寸步难行。都说出门在外靠朋友,朋友多了路好走,此行最应该感谢的就是号称百事通的棉兰华人萧稳仁先生,他从我落地棉兰之后,就一直给予我无微不至的帮助,直到最后的购买船票。经萧先生咨询,原本想直接坐船到新加坡的想法泡汤了,从棉兰只有到巴淡岛(Batam)的船。从巴淡岛到新加坡的距离就很近了,仅有一水之隔,只需要换乘轮渡就可以前往新加坡啦!

  2016年2月29日, 萧先生帮忙我买好船票,特地赶来送我,我们一起共进午餐之后,便依依惜别。下午,我骑行前往棉兰北部20公里外的港口城市Belawan,这里是苏门答腊岛最大的港口。可是,令我大跌眼镜的是,整个Belawan的道路被大型车辆碾压得破损严重,到处泥泞不堪,稍微兜一圈就整个人变得跟泥猴似的。

  在语言不通的印尼,无论做什么事情都要小心谨慎,尽管已经买到第二天的船票了,但还是要提前确认好乘船的地点和船只,否则搭不上船可就前功尽弃了!在城市里转了好几圈之后,总算找到了明早搭船的码头,跟码头保安确认了明天前往巴淡岛的Kelud号游轮,才算安心了。问题又来了,船票是明天早上的,刚刚骑车被溅得一身泥巴,总得找个地方住下洗个澡吧。码头保安告诉我,可以睡在候船室,但是我一身脏兮兮的,又没得洗澡,明天还要坐24个小时的船呢!再加上还带着一大堆的行李,也是很不方便的说!最后,在语言沟通不畅的情况下,乐于助人的保安干脆骑着摩托车,领着我找到了Belawan唯一一家酒店住下。

  在表面光鲜亮丽的旅行背后,总是充满了无穷无尽的未知状况和各式各样的辛酸琐事,只有坦然的去面对它,接受它,克服它,享受它,才能真正体会到旅行的乐趣。

  2016年3月1日早上10点,我如愿登上了游轮,经过24小时在马六甲海峡中的航行,将于明天抵达巴淡岛,后天再坐轮渡前往新加坡。

  在海丝骑行路上,我全程一共搭乘了8次飞机,3次轮船,还有短途轮渡无数次。当骑行的时候,自行车是我的得力助手;而当搭乘其他交通工具时,这件超大尺寸的行李,还有沉甸甸的五个驮包,就成了一种累赘。还好从新加坡往后的路线都有陆地一直连接到中国,我终于不用再为过海的问题而头疼了!!!

  再看看船上的情况吧,舱位等级分为三等,我选择了比较经济的二等6人舱。登船的时候先是来到了三等舱,里面是开放式的并排通铺,除了人多吵杂一点,倒也还好。我把自行车锁在了三等舱过道的栏杆上,再拎着驮包前往楼上的二等舱。

  二等舱的房间是独立的多人间,整体环境赶干净整齐,还有个小桌台可以供我泡咖啡,整个船舱里就只有我一个人。我想,应该是因为船票的价格问题吧!虽然船票只需200元人民币,但是从棉兰到新加坡的机票好像也才两三百块钱。如果不是为了畅游马六甲海峡,明显坐船是很没有性价比的一个选项,尤其是高等级的舱位。

  美美的泡上一杯咖啡,移步到舱外的过道上享用,这里早已经坐满了前来看风景的乘客们。 随着游轮驶离港口,地平线渐行渐远,直到消失。 与博斯普鲁斯海峡不同的是,马六甲海峡的size要远远大得多 。 马六甲海峡西北 部 最宽 处达370公里,就算是东南部最窄处都有37千米,它最窄的地方 比起博斯普鲁斯海峡的30公里的长度都要来得长呢! 两者完全不是一个数量级的。

  置身于浩瀚的大海之中,放眼望去,海天一色,豁然开朗。因为视线中没有任何参照物,如果不靠想象,很难确信自己正置身于海峡之中。我所在的海域是海峡西端的缅甸海,游轮正在航行的方向是东端的南中国海,充满传奇色彩的马六甲海峡中曾经发生过多少有趣的故事呢?

  还记得在上一篇文章中提及的巴塔克人吗?他们是中国云南的苗族从马六甲海峡之上走到苏门答腊岛的。在冰河时期,亚洲大陆与印尼的苏门答腊是相连的大陆,直到后来冰雪融化,才造就了马六甲海峡。

  马六甲海峡是沟通太平洋与印度洋的咽喉要道,通航历史远达两千多年。约在公元4世纪时,海上丝绸之路开始兴起,阿拉伯商人就开辟了从印度洋穿过马六甲海峡,经过南海到达中国的航线。他们把中国的丝绸、瓷器,马鲁古群岛的香料,运往罗马等欧洲国家。公元7-15世纪,中国、印度和中东的阿拉伯国家海上贸易船只,都要经过马六甲海峡。

  14世纪,一位叫拜里米苏拉的苏门答腊王子在今天的马来西亚马六甲建立了满剌加国。由于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马六甲自古便作为中西贸易的中转地而繁荣,马六甲海峡也因此而得名。在《一千零一夜》里,阿拉伯探险家辛巴达就是经过马六甲海峡,乘船到达中国的。

  公元1407年,郑和第一次到达马六甲海峡,郑和七下西洋的其中五次都停泊在了马六甲海域。时至今日,在马六甲海峡沿岸,关于郑和的故事依然广为流传,在马来西亚的马六甲城还有郑和及宝船的雕像。

  自1498年达·伽马到达印度,完成东西方新航路开辟的第一步之后,葡萄牙人的大帆船继续东航,越过次大陆,穿过马六甲海峡来到了大平洋水域。在远东这片古老的文明世界,海洋贸易网已经存在一千年以上。这一贸易网以中国东南沿海为中心,北起朝鲜、日本,南达东南亚诸地,与以希腊-罗马为中心的古代地中海贸易网和以阿拉伯-印度为中心的印度洋贸易网并称为古代世界三大海洋贸易体系。当葡萄牙船队载着对黄金和香料的无限渴望驶入马六甲海洋之时,古代三大海洋贸易网终于自西向东连成一体,勾勒出了近代全球海洋贸易体系的雏形。1869年,苏伊士运河贯通,大大缩短了从欧洲到东方的航路。马六甲海峡的通航船只急剧增多。过往海峡的船只每年达10万多艘,成为世界最繁忙的海峡之一。马六甲海峡占了世界的海上贸易的四分之一的份额,世界四分之一的运油船经过马六甲海峡,中国85%的石油依靠水路运送,多需要经过马六甲海峡。

  如果从地图上来看,马六甲海峡由西边的苏门答腊岛、东部的马来半岛和最南端的新加坡构成,整个海峡由印尼、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共同管辖。西侧的印度尼西亚海岸暗礁多海水浅,不适合大型船舶停靠。印度尼西亚在马六甲海峡苦心经营,其在这一带最大的棉兰港。整个苏门答腊岛虽然面积很大,但是整体经济落后,也制约了港口的发展。如果从我在Belawan的观察来看,其配套设施落后,货物吞吐量并不大。新加坡对岸属于印尼的廖内群岛,也是同样的地理格局。由于先天不足,印尼人只能望洋兴叹,眼红马来西亚和新加坡。东侧的马来西亚海岸海水深,有许多地方是天然良港。在殖民时代早期,英国在马六甲海峡抢建了3个港口,槟城、马六甲、新加坡,合并称为海峡殖民地。这三个地方的确也是马六甲海峡最适合建造海港之地,英国人寻找建港地的能力是毋庸置疑的。槟城由槟岛和一块陆地组成,槟岛面积295平方公里,只有新加坡四成多一点,这是槟城港第一个局限。从航道来说,槟城所在的马六甲海峡有点宽,槟城并非必经之地,船舶停靠这里会损失时间和成本。马六甲港并不是岛屿,而是在陆地上,在城市里仅有狭窄的河道,没有像新加坡柔佛海峡一样的避风港。虽然它具备淡水资源,但是各方面都不如新加坡。马六甲在历史上的突然蹿起,更多的仰仗于外部政治环境的变化。

  新加坡位于马六甲海峡的最南端,正处于海峡最狭窄的咽喉要道,所有经过海峡的船只都要在这里停靠,早在古典时代的托勒密世界地图上就已经有了新加坡的模糊位置。新加坡拥有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岛上既有足够大的面积,又具备深水良港,成为国际贸易中转站,通过近现代的自由贸易走向繁荣。

  值得一提的是,在新加坡人口中,擅于经商、勤奋耐劳的华人占约74.2%,是海外华人的主要聚居地之一。如今的新加坡是除伦敦、纽约外世界第三大金融中心,国际货物吞吐量常年位居世界第一,人均GDP更是中国十倍的世界第三。而中国GDP总量全球第二,新加坡60%的货物吞吐与中国有关,可以说中国人奠定了新加坡的地位,中国人成就了新加坡的繁荣。想想自己即将到达马六甲海峡的世界第一中转站——新加坡,而且还是以华人为主的国家,心里不由得有点激动呢!

  望着马六甲海峡中繁忙穿梭的游轮,看着风起云涌,日升日落,我的脑海中充满了无尽的遐想:

  从古至今,马六甲海峡作为海上丝绸之路的十字路口,有多少来自欧亚大陆上不同国家的商船在其中航行,船上满载着来自中国的丝绸、陶瓷、茶叶,来自东南亚的香料,来自南亚的宝石、棉花,来自非洲的象牙、犀角,来自中东的马、乳香,还有来自欧洲的琉璃和纺织品,来自世界各地的琳琅满目的商品在这里贸易、中转。海上丝绸之路的繁荣,不仅丰富了人们的物资生活,同时也促进了东西方文化的交流。中国的四大发明传到了西方,而西方国家的文学、艺术和宗教等也相继传到中国,使得欧亚大陆从此进入黄金时代,经济、科技、文化得到飞速的发展。

  作为一名横跨海上丝绸之路的骑行者,不仅要学习沿线各国的历史沿革,也要考察他们的现状,带着思考去旅行,做到汇通古今,学贯中西。在游轮上闲暇的时光,我总是带着笔记本电脑和咖啡来到甲板上的休闲吧,尝试着写点东西,记录下我的丝路梦之旅。

  在经历了先前10个海丝沿线国家的骑行,丝路文化和沿途的故事已经深深地烙印在我的记忆中,这些宝贵的记忆和故事应该让更多的人知道,让他们也一起来感受丝绸之路的魅力。即便旅行还没结束,但是在这一刻我已经萌发了撰写《丝路东游记》的想法,在游轮上就已经列出了书的提纲。虽然实际写书的时间是在3年之后,内容也不尽相同,但是这个提纲却成为了2016下半年的《万里走单骑——当代丝路之旅》分享会的主要内容,以另外一种方式传播丝路文化。

  愉快的时光过得特别快,船上的广播响起到站通知,不知不觉之间我已经穿越了整个马六甲海峡。我把驮包挂到自行车上,做好最后的下船准备。自行车旅行会受到交通方式的限制,但是偶尔开挂一下又是另一种独特的体验,之前我曾搭着公交车通过博斯普鲁斯大桥穿越欧亚大陆,这次则是乘船穿越马六甲海峡。

  整个三等舱船舱都是开放式的,有点像电影《泰坦尼克号》的三等舱一样,里面只有我一个乘客牵着自行车,难免吸引来围观群众好奇的目光,他们打量着我,问道:“Hello, Mr. Where are you from?”“I am from China.”“China?”他们一下子反应不来了,可能是因为我的皮肤经过这半年的暴晒,肤色已经跟这儿的人一样了,再加上华人也是东南亚的主要族群之一,他们期待中的应该是就近的类似新加坡或者马来西亚这样的答案。中国对于他们来说,似乎有那么点儿遥远。我接着说:“我计划从巴淡到新加坡,然后从那里骑行经由马来西亚、泰国、柬埔寨、越南前往中国。”他们总算是搞明白了,原来中国是这么远的一个地方,既然知道了要到哪儿去,随之而来又是另一个问题:“你又是从哪骑过来的呢?”“我是从意大利骑行过来的,一路沿着海上丝绸之路来到印尼,印尼是我走过的第10个国家了。”“哇噢,天呐!辣么远!太厉害了!我们可以和你一起合个影吗?”显然这段距离已经超出了他们想象中的人力旅行所能企及的距离。“当然可以!”我拿起手机,众人面带微笑,一起比出胜利的V字手势。他们异口同声的说:“祝你在巴淡玩得开心,也祝你接下来的骑行一路顺风!”

  “Sampai Jumpa(再见)”随着游轮靠岸,我们便开始各奔东西了。

  巴淡岛对我来说只是个前往新加坡的跳板,仅仅短暂停留半天的时间,并没有研究过攻略,今天首要的任务就是找到前往新加坡的码头。照理来说,到新加坡的码头应该会在岛的北部,也就是市区的那个位置。 下船的 码头 比较偏僻,沿途都比较荒凉,顶着大中午的太阳,骑了十公里才来到市区。此时,路旁一块写着“大地旅馆”中文招牌吸引了我的注意,反正都要住下的,还不如住到自己同胞的旅馆里,打听消息也方便些。我连忙走进去询问:“嗨,老板,请问到新加坡的轮渡码头离这儿远吗?”一看到是同胞,老板非常热情:“码头离这里很近的,也就一公里左右吧,每小时一班船,你骑个自行车一下子就到了。”看来我误打误撞的,运气还不错呀:“太好了,我就住这儿了,巴淡这边有什么好玩的吗?”老板细细的跟我介绍起来:“你看,旅馆对面的这个水果市场是一个著名的鬼片的拍摄地哦,你可以去瞧瞧;然后,西边那个山头爬上去可以看到巴淡市区的全景;晚上你可以到码头那边去吃吃海鲜大排档,很不错的……对了,看你这样子,应该还没吃饭吧?我一会到市区,你把东西放下,我先载你去吃饭吧!”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啊!今天想要解决的事情就这么一股脑的全部搞定了!

  傍晚,我来到旅馆老板所说的小山之上,眺望巴淡市的全景。巴淡市是一个很矛盾的综合体,里面既有破败不堪的老房子,也有灯火通明的免税商场和娱乐场所,既有繁忙的制造业工厂,也有休闲的旅游胜地。这与巴淡岛的定位有一定的关系,巴淡岛是印尼的经济特区,它一方面承接来自新加坡的游客,成为了印尼仅次于巴厘岛的旅游目的地;另一方面它是以出口为导向的工业园区。巴淡和新加坡,就跟中国的珠海和澳门一样,只不过这个“珠海”还有待开发。

  晚上,我散步来到轮渡码头,到海鲜大排档最后享受一下印尼的低物价福利,明天到了新加坡可就得紧巴巴的过日子喽!拿出手机一看地图,巴淡岛和新加坡之间只隔了一个新加坡海峡,其最短的直线公里,直接游个泳过去都可以到。海峡的北岸的新加坡因为拥有天然的深水良港,发展成为著名的国际贸易中转站;海峡南岸的巴淡岛海岸暗礁多海水浅,不适合大型船舶停靠,则是完全不同的命运,真的是造化弄人啊!

  2016年3月3日,我起了个大早,买好船票准备前往海丝骑行路上的第11个国家——新加坡。虽然只有20公里左右的行程,但是轮渡船票却高达175元人民币,还没入境就让我感受到了新加坡高昂的物价。看来新加坡不宜久留啊,呆久了非搞破产不可!

  不消片刻,轮渡就抵达了新加坡,开始办理入境手续。像我这样推个自行车的旅客在队伍中无疑是一个另类,海关的工作人员很快的发现了我,也许是因为看我推车排队不方便吧,他引导我前往旁边的快速通道,享受了一回快速通关的特权。以前只听说过新加坡的各种法律法规很严格,但是从入境的第一刻来看,新加坡还是个人性化的国家呀!

  我从码头径直骑行前往新加坡的地标鱼尾狮打卡,这是我骑行过的第11个国家,也是唯一一个可以以母语作为问候语的国家。华人占新加坡居民人口中的74.1%,这其中闽南籍的占了41%,在1979年推行讲华语之前,闽南语就相当于新加坡的普通话一样,成为各个族群之间的共同语言。

散文  |   励志  |   名人名言  |   实用工具  |   手抄报  |   黑板报  |   字典  |   成语大全  |  


Power by DedeCms